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三十三颗蓝莓明月朗朗(1 / 2)





  蓝莓指尖(叁十叁章)

  甘宁擦掉脸上的泪,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。

  她站起来摸出手机来要打车,回身却看到了路的对面,不远处,马路边,客秾的车停在那里。

  车旁边的绿化带边,蹲着一个客秾。

  她正垂着头,及肩的发垂下来,看不到表情。

  甘宁走过去蹲在客秾面前,在她抬起脸的瞬间,手扣着她的下巴,吻上去。

  两人唇贴着唇,谁都没动。

  甘宁耐不住,先开了口,“姐姐,我错了。”

  客秾推她,甘宁干脆顺着她的力道坐在地上。

  甘宁像是一块牛皮糖,非得要和客秾挨着。

  她的脚碰着客秾的脚,膝抵着客秾的膝,把头强硬地塞进客秾怀里,脸枕在客秾膝盖上。

  这也不够,她甚至牵起客秾的手放在自己头上——再没人像客秾这样摸过她的头。

  甘宁幻想自己是咄咄逼人的前任,她问客秾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  客秾的声音飘在寒夜的风里,不十分真切。

  她说:“我的答案你还没说。”

  甘宁突然笑了,开心又肆意。

  客秾动了动她放在甘宁头上的那只手,还是没忍住,给走失的狗狗顺着毛。

  “晚上给我打电话时为什么不开心?”

  甘宁:“因为你要的答案,我觉得很沮丧。但是答案我现在还说不出口,让我酝酿酝酿好不好?”

  客秾稍想了想就明白了她的沮丧。

  她没说话,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,手上的动作却更温柔。

  甘宁今天早上起得早,第一天上班,中午没睡觉,晚上的情绪消耗又很大,早已经很累了。

  此时虽然弯腰弓背,姿势不是很舒服,但枕着客秾的膝盖,被客秾温柔地摸着头,她很快就有了困倦之意。

  今夜的晚风终于有了春天的气息,花香似有若无。

  就在甘宁快要被周公拉走的时候,客秾摸了摸甘宁的脸,叫她:“宁儿,不能在这儿睡,起来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  甘宁站起来摸到了客秾的手,寒津津的。

  两人上了车,客秾打开了暖气,车子走得不慢,很快到了甘宁楼下。

  客秾打开了甘宁那边的门锁,嘱咐甘宁:“自己在家千万锁好门窗,一会上楼在电梯里别迷瞪,清醒一点看清楚楼层和门牌。”

  甘宁有些想叹气——客家的人,不管老小,在某些时候,都把她当14岁来看。

  客秾见她表情似有不耐,瞬间脾气也起来了,伸手推了推甘宁肩膀,“说你呢,听见没?别我前脚说,你后脚就忘。”

  怪不得是母女,客秾和刘婷的话,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