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9章 深夜加班?


    【晚更別等】

     防dao專用,明天改回正常章節后再來看即可,不會重復收費

     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稍微醞釀了一下情緒,他就開始表演了,說著屬于江小白的臺詞,卻把稱呼改了改。

     說話的時候他的目光深情的看向江小白,里面的感情都要溢出似的。

     小鮮肉這個稱呼不是吹的,他相貌極佳,眼睛圓潤且大,眼睫又長,此時專注的看著江小白時,江小白瞬間就冒出一種這個人是真的喜歡她的錯覺。

     要是換個人,面對舒杰這樣的眼神恐怕就要臉紅心跳了,只是江小白卻沒有異樣的感覺,只是專注的學習著。

     “看清楚了?就是這種感覺,不過柳如煙的感情會相對更含蓄一些。”牛導道。

     江小白深呼吸一口氣,“我看清楚了,導演,再試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這一次,江小白回憶著剛才舒杰看自己時的眼神,并將它給復制了出來。

     那種深情對她來說是不存在的,但江小白卻覺得這種感覺不陌生,她前世在制出心愛的符篆時就會那樣專注的看著它,興奮激動又忐忑于它的效果,想一想竟然和舒杰的表現差不多。

     于是她這次就學會了,把舒杰當成自己心愛的符篆看。

     牛導滿意的點點頭,終于是長松口氣,他大手一揮,“好了,收工!”

     江小白汗都快下來了。

     今天雖然是完成了任務,可是片場里人多口雜,第二天江小白到劇組時,就聽到有人在討論她昨晚的表現了。

     “……裝的還挺像,沒談過戀愛?誰信啊!”

     “自己不會演感情戲,就承認演技不行唄,偏偏還找借口……”

     看到江小白走近,那些人的聲音慢慢停了下來,裝作若無其事的轉移了話題。

     江小白視若未見。

     解釋是不可能解釋的,真解釋了反倒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,這些人愛說閑話就任由他們說去吧。

     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罷了。

     這些人不敢明著說,可有人敢。

     上次壓戲不成卻成了笑話的李碧瑩難得尋到江小白的錯處,得知這個消息后就來她面前刷存在感了——

     “沒談過戀愛這種話可不能隨便說的,你知道傳出去會有什么結果嗎?”

     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江小白,“只要被人找到你以前的黑料,那你可就洗不白了。”

     這種事在娛樂圈不是第一次發生了。

     “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,一個月前我去唐名時在電梯里遇到竇芳,她挑釁我,于是我就對她說了句話——她會退圈,你看,這話不是應驗了嗎?”江小白澹澹道。

     曾經就有個當紅小花想塑造清純的人設,對外就說自己沒有戀愛經驗,初戀都沒有給出去,還因此吸引了一大波男友粉。

     但是有些事是經不起查的,當后來她和男友親吻照甚至床昭被曝出來后,她的人氣直接就跌到了谷底,很多人對她粉轉黑,都說她是“綠茶婊”。

     李碧瑩自己走的人設就是“鄰家女孩”型,清純可愛又活潑,但她卻從不敢說自己沒有談過戀愛!

     小鮮肉這個稱呼不是吹的,他相貌極佳,眼睛圓潤且大,眼睫又長,此時專注的看著江小白時,江小白瞬間就冒出一種這個人是真的喜歡她的錯覺。

     誰知道她的幾個前任會不會偷偷拍有她的照片并一直留著的?

     “謝謝提醒,但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。”江小白澹澹說道。

     李碧瑩挑眉,“是嗎?你可真有自信,是覺得以前的證據都被毀干凈了?”

     江小白斂起神色,看著她。

     “李姐似乎有點閑,竟然還有時間替我操心?”

     李碧瑩捋了下頭發,笑了,“前輩嗎,總是要關心一下小輩的。”

     江小白合上劇本,望著她勾起唇,“既然這么閑,那你要小心了,最近可能會有麻煩找上你也說不定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周身一涼,江小白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 李碧瑩顯然沒把這句話當回事,“我的事跟你沒關系!”

     “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,一個月前我去唐名時在電梯里遇到竇芳,她挑釁我,于是我就對她說了句話——她會退圈,你看,這話不是應驗了嗎?”江小白澹澹道。

     李碧瑩嗤笑,“你以為這話我會信?”

     “哦,在拿到這個角色前,趙姍在酒會上也挑釁了我,當時我說她會摔到腿。”

     江小白輕描澹寫的說。

     李碧瑩笑容一僵,不知為何覺得心中有些發毛,但卻仍然不相信,“你,你以為你是誰,你說的話還都會應驗不成!”

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呢,不過……也許很快就可以證明我說的對不對了。”

     江小白聳聳肩,說完就不再看李碧瑩,繼續看起了劇本。

     李碧瑩冷哼了一聲,瞪了江小白一眼后轉身走了。誰知道她的幾個前任會不會偷偷拍有她的照片并一直留著的?

     “謝謝提醒,但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。”江小白澹澹說道。

     李碧瑩挑眉,“是嗎?你可真有自信,是覺得以前的證據都被毀干凈了?”

     江小白斂起神色,看著她。

     “李姐似乎有點閑,竟然還有時間替我操心?”

     李碧瑩捋了下頭發,笑了,“前輩嗎,總是要關心一下小輩的。”

     江小白合上劇本,望著她勾起唇,“既然這么閑,那你要小心了,最近可能會有麻煩找上你也說不定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周身一涼,江小白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 李碧瑩顯然沒把這句話當回事,“我的事跟你沒關系!”

     “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,一個月前我去唐名時在電梯里遇到竇芳,她挑釁我,于是我就對她說了句話——她會退圈,你看,這話不是應驗了嗎?”江小白澹澹道。

     李碧瑩嗤笑,“你以為這話我會信?”

     “哦,在拿到這個角色前,趙姍在酒會上也挑釁了我,當時我說她會摔到腿。”

     江小白輕描澹寫的說。

     李碧瑩笑容一僵,不知為何覺得心中有些發毛,但卻仍然不相信,“你,你以為你是誰,你說的話還都會應驗不成!”

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呢,不過……也許很快就可以證明我說的對不對了。”

     江小白聳聳肩,說完就不再看李碧瑩,繼續看起了劇本。

     李碧瑩冷哼了一聲,瞪了江小白一眼后轉身走了。